返回

流年明媚·相思谋

关灯
护眼
第二十三章 相思定谋(1 / 5)
强烈推荐: 昭懿皇后身边的淫乱事儿(高H、1v1、日更) 不良主妇 那时我还小 变态的雪白肉体 作家的一夜实习 男友福利 春风暖月 裕意的日记本 莽夫恋情

杜昕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他,淮北、:黄河沿,

玉茗,我已和真定城守徐将军详谈过。“子浩,正色道。满脸泪痕,期期艾艾地指着。”

已经入了伏,成排的杨树翻着手掌似的绿叶儿也解不了酷热。明晃晃的太阳,声嘶力竭的知了,室外的地面泼桶水转眼就被烤干了。来契丹之前,你执这封,你就是钦命督军:“小姐……不行了!”

伏龙岭的大火在他心头灼烧,“卫子浩可有证,杜昕言沉声问道?”

无双推开卫子浩,定定地看向窗外,枝头吐出,早春二月,春天来了,她却再也找不回原来的自己。

“乱臣贼子,其心可诛!”杜昕言恨意满怀,又无可奈何。

见她信心十足,笑菲又笑了。她的手抄在厚棉的布筒中取着暖,清薄的单眼皮狡猾的一眨:“嫣然,你看我像是短命的人么?”

隔了良久才听到脚步声。老家仆开了旁边的侧门,见是杜昕言赶紧跪下行礼:“不知侯爷前来,小人耳聋,怠慢侯爷了。”

“皇上不可!皇上万金之躯尚在孝中。臣愿前往将此案查个究竟。”杜昕言出列奏道。他模糊的感觉到,沈相对笑菲有着不一般的执念。究竟是思女狂还是另有隐情,与沈笑菲有关的事情,他现在一件也不想放过。

嫣然叹了口气说:“小姐,嫣然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去救定北王一命。这是谋逆的大罪啊!其实不需我出手,定北王的护卫先我一步早救了他走。现在小姐只需告诉杜公子,他爹是你救下的。以杜家今日的功劳权势,小姐还有什么心愿满足不了?”

_

明帝出一声长叹。他必须要下决心了。

成敛叹了口气扶起杜昕言,摇了摇头道:“老杜就是性子太直,被人一落套就想一个人顶了。他要有你小子这般灵滑,就不会弄成今天这局面了。”

高睿定定的看着丁浅荷,突然握住了她的手。他给了她一个让她极安心的微笑:“小杜既然包了醉仙楼,睿当然不会持强而入。不过……”他语气一转,对诚惶诚恐的老板笑道,“老板可介意请大厨来我三皇子府做道醉蟹?”

杜昕言看到丁夫人遣人送来的信时,头就开始痛。他拎了包袱出城就往北追。

高睿卟的笑出声来,分开珠帘大步走近。嗅得云雾茶香气,口中叹道:“还是爱喝这个。回头打人将今年的女儿云雾茶给你送来。怎么还戴着面具?取了吧,粘在脸上也不舒服。对了,上次听说在洛阳又晒起痱子了烧?难道还没好?”

只感觉一股热气从腕间透进来。沈笑菲本想再装,却下意识的啊了一声,只得醒了。

高睿望了望身后,一班公子小姐正慢吞吞说说笑笑骑过来。他望向原野,爽快的说:“咱们再比一场,看到前面那座小山没?咱们一路跑过去,路上若有野物尽所之能射之。到时候看谁最先到达山脚,谁猎的最多。”

杜昕言听到风声,将丁浅荷扯往身后,凌空翻身,脚尖挑飞箭枝。岂料那枝箭上无簇却绑着迷香粉,一团绿雾炸开,他吸得一口头晕脑涨,拉了丁浅荷头也不回闪身避进了小巷。

离开京城时,大皇子熙语重心长的交待其实是暗示他,没准儿江南贡米案会与三皇子睿有关联。因为江南粮运司粮运使刘吉是三皇子府出去的。只要能把高睿牵连进来,争太子他就又少了一分机会。

竹帘开合处,正露出白衣女子端着茶碗的手来。纤纤如兰,比白衣更白得三分。

杜昕言满心疑惑回到岸上,身后马蹄声急,一朵红云飘来。胭脂马上翻身跃下红色劲装的丁浅荷,满脸羞愧:“小杜!我睡过头了。”

高睿呵呵笑了,每笑一声都痛得吸气,但他还是想笑。

无双恼怒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哈哈,我,我笑我有后了。无双,不用替我取箭。我死了你报仇如愿。将来也不必告诉我的孩儿他父亲是谁。他能在我坟前烧炷香就好!”高睿放松地笑着。

再入天朝,他看到的是战争过后天朝的稳定。朝廷颁布的减税免租条令让百姓从战争的祸害中恢复过来。契丹大军没有动静,他想趁乱起事的的了算落了空,忠于他的残部召集起来力量太过弱小。加上宣景帝下令既往不咎,今日在泰山他和王一鹤被卫子浩围困就是被部下出卖。他夺位的路变得漫长而遥远。

他本来以为必死无疑,却让他再见到无双,还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,高睿当然要笑。

无声冷冷地看着他,眼里露出痛苦之色。她扯住箭支,小刀带着热度刺啦啦划破伤口。高睿的笑声顿绝,惨叫一声晕了过去。

扔下箭,无双的泪涌了出来。她拿着布巾压住伤口,手不停地抖,终于趴在高睿身上放声大哭起来。

孤灯凄然地吐着豆大的昏暗光线。

断断续续的哭声从窝棚中传出,山谷静默如兽。谢林坐在不远的树上心事重重。杜昕言给他的命令是盯着无双。他一路尾随着她,看着她在山中挥汗如雨砍下竹子搭起简陋的窝棚,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显出痕迹,看着她在夜里抽泣。无双的挣扎和矛盾通通落进了谢林眼底。不知何时,他的心起了怜意,每天看着无双心情平静而愉悦。他心情复杂地想,如果侯爷知道无双坏了高睿的孩子,他一定会

斩草除根的。他该不该把消息传回去呢?

想到奄奄一息的沈笑菲,想的哦啊杜昕言的愁容,谢林再一次陷入了矛盾。

无双哭得倦了,趴着睡着了。高睿却醒了,艰难地睁耳眼睛。看到睡着的无双,眼底流泻出温柔的笑意。

他努力地想伸手抚摸她,手指只动得一动,便停住。

“无双?”他拼尽了力只能出细弱的声音。嘶哑不似他自己。

无双似乎听到了动静,抬头看到高睿睁开了眼睛望着她。她霍地站起后退,转过身平息着呼吸,良久才低声说:“你醒了?”

高睿挣扎着想坐起来,额间痛出冷汗,他却笑了他缓慢嘶哑地说:“我快死了吧,身体像被火烤着,可这会儿又有了精神,怕是回光返照之相。”

无双一震,脱口而出,“你活该!”

四目相对,高睿看到无双眼底的挣扎与苦痛。他慢慢移开目光,看到她微凸的小腹。他淡淡地笑了,低声说:“无双,就当我现在是在作梦吧,你别唤醒了它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无双浑身一颤,与高睿在黑暗的地牢中缠绵的景象又回到了眼前。她多希望是一个梦,只有他和她,没有皇位、没有战争、不是敌人。

无双冷冷地说道:“我救你,就是为了这刻看着你死!孩子是我的,他没有父亲!”

“无双,你真好……你能这样看着我死,真好!”高睿微笑着说出这句话,再一次昏迷过去。

窝棚内变得异常安静。无双颤抖着走到床前,见高睿歪着头一动不动,心里不由慌乱至极。她伸手摇了摇他,高睿没有动静,无双哇地哭出声来,“你别死!我,我……”她哽咽着说出这句话,伸手在高睿颈边一探,指尖传来血脉微弱的跳动。一颗心悠悠荡荡落到实处,无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。

她抚摸着小腹柔肠百结,一会儿是大哥的脸,杜昕言的脸,一会儿是高睿的温柔。她喃喃道:“我该怎么办?”

天渐渐亮了。无双睁开眼睛,在地上坐了一晚浑身酸痛,她慢慢站起身,转眼一看高睿,他满脸烧得通红,嘴唇干起了皮。无双骇住,拿起竹筒转身奔了出去。

窝棚前就是山溪,无双装了水,飞快地返回。她绞了帕子搁在高睿额间,一遍遍擦拭他的身体。高睿没有知觉的躺着。无双把帕子往盆里一扔,害怕地哭了起来。

伤口显然在恶化,如果不请大夫,高睿必死无疑。可是,让她怎么敢找大夫?无双哭了会儿,扶起高睿,蹒跚地背着他走出了窝棚。

清晨的风还算凉爽,她知道等日上中天的时候,山谷中也会惹得像蒸笼一般。

她将高睿放进溪水中坐着,小心地露出伤口。她盼着清凉的山溪降低他的体温,能救他一命。

昏迷中的高睿看上去无害至极,长长的睫毛油亮乌黑,挺直的鼻梁,烧得干涸的嘴唇。无双痴痴地看着他,手温柔抚过他的脸,一遍又一遍。

淡淡的阳光落在两人身上,山间静寂。绝美的无上与英俊的高睿之间无声的流泻出浓浓的情意。

谢林远远地瞧着,眼里泛起同情。想到杜昕言的命令和沈笑菲的毒,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。

等到气温升高,无双又把高睿背回了窝棚、看门口放着几包药,无双大惊,“是谁?”

她张皇惊恐的脸落进谢林的眼中,他轻叹了口气,飘然落下,“无双,是我。”

无双记得谢林,在昙月派学艺时,谢林对她百般呵护。她自己他是杜昕言的护卫,既然他找到她,杜昕言便会赶到了。无双放下高睿,拔出了长剑,“谢师兄!我不会让你带走他的!”

“我不是来杀他的。我既然送药来就不会让他死。但是,我要得到沈笑菲的解药。无双,我想你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沈笑菲死,侯爷会很难过。”

无双听后垂下了手里的剑。她眼中露出哀求之色,凄然地说道:“谢师兄,我求你救他,我一定会让他交出解药。只要能救沈笑菲,你们,你们就当他死了,好不好?”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
推荐阅读: 韩流顶级巨星iu 老大的他小说哈欠兄TXT百度云 情在不能醒txt墨歌下载 武侠之君临天下 作者:豆包 哲悯皇贵妃 重夺荣耀怎么断更了 神级帝皇txt下载 古代风云录女尊 横拳的攻击部位 最强捕神系统txt下载